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鬼使黑白》魘外

#算是《魘》的後續ww

#ooc是我的,而人物屬於他們自己的w

❅魇是指恶梦。



鬼使黑总是喜欢把吻痕留在鬼使白的颈侧。

 

这是一种掩盖,遮掩他生前的那个他不曾后悔,但却依旧会心痛的决定。

 

在雪白发丝遮挡下的白皙颈子,颈子上有着两个小小的手印。淡淡的浅红色,像是胎记一样,不明显,但却真实的存在在那里。

 

此时此刻那两手印旁,是一个又一个的红点。比那手印更鲜艳的色彩,自然夺去了他人的全部视线。


「白师傅!您被蚊子咬了吗?」

「鬼使黑!!」

 


♅ 


 

鬼使白总是要鬼使黑站好。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鬼使黑那站得歪七扭八的走路姿势,他不仅是烦躁。

 

还有心疼。

 

真是莫名其妙。

 

「鬼使黑,走好!你是腰不好吗?」

 

「啊?我的腰好不好,白不是很清楚的吗……?」

 

「无常索命!!!」


❖有空请看看这里,一些作者的小希望❖


最近有些对于我的评价,我希望有疑虑的话可以来询问我,就算我是个普通平庸的小写手,也还是希望可以有机会可以澄清自己。无论如何,都谢谢大家的评论与观看。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