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医】背后的一缕玫瑰香

#游戏的经验拿来写,OOC加幼儿园文笔请见谅呜呜呜呜(艹)


重伤的身躯艰难的向前爬,敞开的大门就在眼前,队友已经一个个跑出去,就只差一点点……就只剩一点点!


然而来不及,她只觉得震耳如雷的心跳声弥漫了整个听觉,锐利的利爪一把将她捞起来,搂在怀中。


「医生小姐,跑不动了吧。」


低沉婉转的声音,带着绅士的优雅。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肯定会为之着迷。


可惜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


「当然……!」


她努力的晃动着身躯试图逃脱,但男人吻

不老的你

#恋与不老魔(巫)女(师)
#OOC是我的,男人是大家的(((

幼稚園文筆請多見諒QQ

李總跟墨哥的在這裡

❥白起


他是王国著名的风的巫师,正义凛然、绅士而勇敢。


那天,他在深林的银杏树下,遇到了那个孩子。


「妳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因为我是魔女。」


小小的女孩穿着破旧的衣裳,浑身脏兮兮的,大大小小的伤口看着怵目惊心。


「妳……魔女?」


「我能看见未来。」


女孩低头看着手上的银杏叶,眼神带着寂寞与不知所措。她只是将她知道的说出口,应验之后却只是被当...

不老的你

#恋与不老魔(巫)女(师)
#OOC是我的,男人是大家的(((大哭

幼稚園文筆請見諒QQ

只有李總跟許哥,因為另外兩個我寫得更不好(大哭


❥李泽言


他是控制时间的巫师,在专属于他的森林中,他捡到了一个人类小女孩。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女孩可怜兮兮的挂着泪珠,掐紧他的衣角。明明扔回去人类城镇一定会有办法的,但鬼使神差的,他却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塔。


「我这里不养不做事的米虫。」他声音冷漠。


十年后,时间森林被吟游诗人传唱了一个传说。


在那座可远观不可靠近的森林高塔...

《全員向》尽管向前走

#一个小小短打(羞赧对手指
给朋友的一点小鼓励,她近来有点累。
佔Tag先道歉了QAQ
朋友說更像廣告詞就是了XDD

你尽管向前走。

别害怕,昂首向前。

因为在你的背后,总会有人静静守候。

他虽然隐藏秘密,却依旧用缜密的知识为你解惑。

他虽然万众注目,却只愿意与你分享两人的小秘密。

他虽然不善言辞,却时时刻刻注意着你的安危,将你守卫。

他虽然冷漠淡薄,却能为你停止时间,只求让你多休息一会。

别害怕,挺起胸膛。

当你遇上挫折时,打开窗户,吹吹风,享受一下时间停止的宁静,吃着美味的薯片,思考一下周末的约。

不管遇上怎样的困难,你都要记得。

他们就在这里,等着你。

迷途

#只是對重製版一個感慨......雖然我還沒有名揚天下、威震四方QDQ


很久以前,我在那小小的村子中,里面的人很温柔,对待我很亲切。


热腾腾的粥很美味,喂喂小鸡什么的很好玩,看着两个大人你追我跑的,一句喜欢在心口难开,我觉得更是有趣。


后来,他们满怀不舍与期待,送我出了村子,前往门派前的路上,我回头看着他们,他们就在那里看着我,很久、很久......久到我看不见他们了。


进了门派后,我渐渐变得强大,身上的普通布衣也换成了门派的衣裳,曾经用来喂小鸡的手染了不少鲜红,曾经吃着杂粮粥的嘴尝过了许多佳肴,曾经给大侠墓弯身上香的腰,变成太过坚挺了。


曾经,我甚至开始嫌弃...

明唐《没有你(喵)的日子,有点无趣》

#拿基友当题材的明唐,副Cp唐毒

#小学生文笔慎入


陆云痕有事,这几天回明教去了,唐矞本来应该挺开心的,毕竟那人睡在他脚下好久了,他总担心会踹到他。


一开始是睡在他床旁的地铺的,但是一次下雨,他被地上的湿气弄得一夜没睡,隔天频频打哈欠后,唐矞便允许他缩在床角睡。


这样好像更可怜了......虽然陆云痕很开心。


平常这个时候,那人应该已经挑好水,准备去劈柴。在家里他会把兜帽拿下,用我的发带把那头金灿灿的长发绑起来,打着赤膊工作。


而到了外面,他会乖乖听我的把兜帽戴好,把整张...

《生苍》If 02

#大量私设慎入

#papa的部分使用了游戏的设定ODO

小学生文笔,OOC是我的,而角色属于他们自己(哭#


兄弟俩在教会中被称为黑与苍,简单随意的称呼,他们没有在意、也没有打算接收的意思,反正他们之间并不需要称谓。


其实从小哥哥就对自己的能力有所自觉,只要他直视着修女,在心中说出愿望,几乎都能实现心愿,例如拿到足够的食物或保暖衣物。


而他虽然也观察到弟弟的声音有些特别的能力,但因为弟弟本身不爱说话,他也就无从深入解析弟弟的声音。


不是没有方法,只是他不想、不在乎罢了。...


《明唐》无法长伴便不随妳走

#小婴儿文笔(含奶嘴

#朋友的故事经同意我拿来写小文啦w

#实习回来忙得要死所以没更新DMMD那篇(哭#

#OOC是我的,而人物属于他们自己w


大漠荒凉,风沙飞扬。


小小的女孩抱住了从远方而来的男孩。


「大漠的风沙这么大,但是你别怕,我会替你挡住它!」


炮太被对方的兜帽遮盖了视线,也被护住了被风迷了的眼。他眨眨眼睛,反手抱住了喵萝,却是不说一句话。


「吶、你随我回大漠好不好?我有好多糖跟鱼!都可以给你。」


喵萝认真的盯着炮太这样说,而炮太呆呼呼的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却是猛然一笑。


「大漠风沙喧嚣,怕是我这于蜀中出身,习惯了多雨的人来说有点难...

《生苍》IF 01

#生苍

就是突然想到如果生当初没有哭,他们没有卷进那些事情中会怎么样?如果他们可以在一起的话一定很棒的吧。

不擅长广大世界观写得零零落落的但是就很想写,私设多又小婴儿文笔,还请多多见谅ODO



满心期待被创造出来的婴儿,浑身上下像是没有色素般的纯白,他们连接在一起的头发甚至有著神经,如此异状的孩子,一出生便没有了呼吸。


研究员将他们的头发剪开,两个孩子依旧没有反应,后来便被果断的舍弃了。


濑良垣多惠非常愧疚。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研究居然会被用在这种地方上,而且......这两个生命终究没有看到这世界的一天。


就在她带着这两个婴儿离开,回到自己故乡时,她却...

《唐毒》梦醒,你犹在

#唐毒

#小婴儿文笔请多见谅(含奶嘴

带着私设ODO

「苗言,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曾经,唐尘这么问过他的堂客,本来是想听听那人温柔的情话,却不料爱人浅浅笑起,捧住了他的脸。

「你若死啦,我会保留好你的头,放在床边,让你日日夜夜看着我与他人欢好。」

当时他吓得抱住自家堂客,狠狠的疼爱上了三、四回。

事后苗言躺在他的怀中,微笑着给了他一个吻。

「你哪天若要死了,我肯定会救你的,我的医术这么好,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你不在的话,我会很难过,非常难过。」

「所以若我医不好,就替你死,好不好?」

他连忙说着不好,吻住了苗言想在说什么的唇,再来了一回。

「呼......呼....

1 | 4
© 紫罪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