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乱】差別待遇

DRB寂亂

意識流短打,關於兩人的過去有些許私設



他很高。

亂數墊著腳尖,伸長了手,還是無法碰及對方的頭頂。

太高了。

年歲、身高、資歷,還有不必要的堅持甚至是麥克風,如果用數值表來計算,寂雷都太高了。

高到我無法碰觸。

就算我費盡心思的追趕,還是毫無作用,他總是輕輕鬆鬆就能把我拋在腦後。

「亂數。」

但是他卻主動彎下身子,低沉的嗓音溫柔的呼喚著我,或安撫或帶著些許愛意的吻落在我的額頭。

我想這樣,也就足夠了。



然而這世界可能就是看不慣別人好。

「飴村。」

那件事情後,他不肯彎身了、不再輕聲呼喚我了,他到了另一個我無法到達的高處去了。

我咬著糖果,佯裝幼稚。

來啊,你不是慈悲為懷的「神」嗎?來啊!毀滅或淨化,驅逐或厭惡...

兄弟

山田家兄弟情

微量三二三



一開始父母還在的時候,三兄弟幾乎不分離,非常親近彼此。

五歲的二郎抱著兩歲的三郎,兩人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看到一郎拿了牛奶過來,同時漾開燦爛的笑容迎接,可愛又純真。

「一郎真疼弟弟們呢,弟弟們超級喜歡一郎的喔。」媽媽在一郎腦袋上揉了揉,溫柔而婉約的打趣道。

「因為!一郎也超級喜歡弟弟們啊!」

七歲的一郎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膛,將兩個弟弟抱了個滿懷。



之後出了事情,家裡的重擔一下落在一郎身上,他很忙碌,要照顧弟弟們、工作養家,還要顧及學業。

除了萬事屋的工作一郎還有另外幾分打工,甚至還有TDD的事情,每天忙碌的他幾乎很少有時間待在家裡。

「我不在的時候,二郎要...

【獨一二】婚

DRB獨一二



簡單的小小教堂,裝飾著各色的薔薇花。粉的、白的、深紅的,最多是黃色的。

淺淺花香瀰漫,暗香浮動,在神的注目下,神宮寺寂雷站在十字架前,眼神沉穩包容,在他面前有個小台子,上頭擺放了一個小罈子,蓋著有華麗刺繡的白紗。

觀音坂獨步褪去了一身陰沉色調的西裝,換上潔白挺拔的禮服,稍長的瀏海往上梳,露出光潔的額頭,略施妝粉,少了幾分陰沉後,那張本來就清秀的臉頓時顯得亮眼。

但四周安靜無聲,空蕩蕩的小教堂中沒人奏樂、沒有小花童、沒有賓客當然也無人驚豔,只有一位充當神父的醫生,靜靜地等待新郎上前。

獨步踏在紅地毯上的腳步沒有半分疑慮,他拿著一捧聖誕薔薇,堅定地來到神的面前。

等他站定點,寂雷向他投去視線,...

【寂乱】戒菸癮糖

還在TDD時代,私設,寂乱


乱数和左马刻叼着香烟,两个人都滑着手机,一个在连络手下,一个则在回复大姊姊。

突然一个清脆的提示音响起,左马刻分神地瞥了一眼瞬间从沙发上跳起来的乱数,没多管就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能让这家伙这么激动地不用想也知道是......

「左马刻!我去找寂雷喔!」

就知道......「喔,知道了。」

*


换下了工作时的白袍,一身轻便的寂雷微笑着迎来那个笑容灿烂、正朝着他奔跑过来的孩子。

是的,孩子,之於他而言,乱数就是个需要照顾的大孩子,实际上他们年龄的差距也够大。

将那枚冲进怀中的小炮弹搂住,他无奈的笑了笑。对方在他的怀中蹭了蹭,随后抬起头,一眨一眨的眼睛闪亮得像是星星...

【左馬一】牆外

#DRB左馬一

啊哈哈其實是基友的腦洞就是了w

梗屬於她,OOC屬於我,故事呢則屬於那兩個離婚夫夫(X


石墨:中王區的牆

【左馬一】衣櫃裡的蘋果汽水味兒

#左馬一

#ABO

幼稚園文筆,小小的肉湯還被屏了嗚嚶嚶


石墨:衣櫃門

【獨一二】覆盆子香檳香草冰淇淋

#DRB獨一二
#ABO
#幼稚園文筆請慎入

紫君在那天想起了自己是清水寫手的事情ODO



結束疲勞的一天,一二三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腦中不斷思考著等等是要先去偷看獨步的睡臉,然後吸一口對方意外香甜的覆盆子信息素呢,還是冒著被踹一腳的風險,一進門直接埋進對方後頸。


「獨步──我回來……嗯?」


正煩惱著的他一如往常小聲地朝著門內喊,卻在打開門的那瞬間聞到了他肖想很久的果香。


甜滋滋的,帶著勾人的誘/惑。


低頭拿出手機看了看日子,一二三猛然以掌擊拳。對喔,這周似乎是獨步的發/情期嘛!


在香味與意識到自己的番可能已經發/情的情況下,一二三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獨一二】結婚

#巨型OOC

#又被鎖了走石墨吧233333

不就那麼一點破肉,敏感詞hen嚴重ww

Fb:結婚

微博:結婚

出差and等待

#獨一二

梗來源來自coser七曜、夜伢之對話紀錄:夜伢
他們超可愛超帥氣derrrrrrr!!!



一二三很焦躁。


明天開始,獨步要開始為期五天的出差,考察、商談加上應酬,他將會非常忙碌,連電話都幾乎沒時間通的那種忙碌。這是他們同居後第一次要分開這麼久。


「一二三……。」


清晨,稍比平常早一些的出門時間,獨步看著緊緊抱住自己行李箱的大狗狗,有點無奈。今天起床時,對方替自己準備了早餐、檢查了行李,一切表現都非常正常,卻在他真的要出門的時候開始黏人並嘮叨不休。


「獨步,要好好吃飯,睡不著的話,寂雷先生的藥我放在...

日常

#巨型OOCand交党费

#伊独


晚上九点半的天空,乌云堆积成未乾柏油的浓烈色彩,暑气水气与人人人人各自的体味揉合出了一股呛鼻得令人作噁的味道。


在那其中有一股是自己造成的吧?真是对不起,路过的女子露出了嫌恶的表情、那孩子牵着的狗对我嘶吼吠叫,然后引起巡逻员警的注意真是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只会带来困扰而丝毫没有助益,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翡翠色的眼睛中是一天累积下来的疲劳,眼前的警察微笑着拿下的帽子,对着抱紧公事包的我点了点头。


为什麽会突然注意我呢?因为感觉很可疑?胡思乱想的我紧张的点头回礼。


啊、这副姿态也许更让人怀疑吧?


幸好对方并未多说...

1 | 5
© 紫罪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