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妄琴

#陰陽師
#狐琴
#蝴琴


癡琴的後續w嗜甜者不宜入內w
蝶蝶是覺醒的模樣wOOC是我的,人物是屬於他們自己的w防雷請右上x!
以上都可接受的話w客倌歡迎入內ww





在桃花妖的幫助下,他又再一次擁有阿琴。


抱緊懷中小小軟軟的孩子,妖狐發誓,這次一定要用盡全心全意的愛著妖琴師!再也不會讓妖琴師受到一分一毫的傷害!


「阿琴,我愛你。」


他在白髮的小孩耳邊輕語,惹得那尖尖的耳朵染上一片通紅。


「哼!」


小孩不屑的哼了一聲,小小的手卻是抓緊了妖狐的衣襟。


那個夜晚,連續多日一直被噩夢侵擾的妖狐終於有了一場美夢。


讓他不禁沉溺其中,甚至有點不想醒來了。


夢寐以求人兒在懷中,經歷了刻骨銘心的別離後終於聚首。


這樣真好......太好了。



夢境的夾縫中,蝴蝶精蒙著雙眼,那雙總是一搧一搧的漂亮翅膀有點殘破,手中的鈴鼓一拍一拍的,敲擊著比平時慢些的節奏。


「睡啊、睡啊......可愛的狐狸先生唷......」


她身旁是一把斷琴,那純真可愛的小姑娘如今一副成熟抑鬱的模樣,笑容不再,逕自哼著依舊輕盈卻少了分歡快的曲調,將那妖狐引入更深、更沉的夢境中。


她破了戒律,沒有將人引出夢魘中,反而把人帶入更深不見底的夢中。所以她不再受到祝福,開始會受到夢之夾縫的反噬,這使她那雙翅膀的豔麗不再。


但她不在乎。為了喜歡的人付出,這點小小的傷痛,並不算什麼。


「妖狐先生......請在甜美的夢境中,贖罪吧。」


她軟軟的聲音略帶哽咽,唇角卻是不變的笑靨。


沙拉拉拉、沙拉拉拉拉......



妖狐沉睡不起,沒有人尋得為何。但他無病無痛、無怨無哀,甚至笑得甜蜜燦爛,令人捨不得喚醒。


食夢貘躲在妖狐的房間屋頂,時不時的吃一點那些過度甜蜜的夢,不讓妖狐陷入絕對的夢境中,再也回不來。


當然,他可能也不想回來就是了......


有人注意到,妖狐珍藏的斷琴不見了。但是那又如何呢?一睡不醒的妖狐跟一把斷琴的去向比起來重要多了呢。


不知情者擔憂,知情者──


閉口不言。




妄琴、妄情,


狐狸有一個虛幻的琴師,蝴蝶有一場狂妄的戀情。


誰感到痛苦?誰感到幸福?


他們,又何須旁人來猜忌。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