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狐琴》續琴

#狐琴

#我繼續OOC,而他們的故事依然繼續

本來是想虐的w但是後來卻甜了起來嚶嚶QWQ

*建議搭配下一篇小短打《癡琴》一起食用!




又是一日早晨。



一如往常的安寧、一如往常的平靜,一如往常的獨自一人......



他最近養成了習慣,只要一早起床,第一眼就是去看看床邊的斷琴。



然而今早,他一眼看去,卻是什麼都沒有。



是的,連片碎木都沒有。



高分貝的尖叫頓時叫醒了整個寮中的式神。



「哎呀崽兒,發生什麼事情啦?」



最近妖狐不再騷擾小姐姐們了,靜下來的他頗有憂鬱小生的模樣,少了許多生氣,很是讓姑姑擔心。



習慣早起的姑姑一聽到這聲尖叫,立馬颯一聲的就衝到妖狐的房中。



「妖狐?怎麼了?」



她擔心的拉開門,卻只見妖狐靜靜地流著淚,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向她。



「姑姑......他不見了。這次,什麼都沒有剩下。」



妖琴師的事情鬧得轟轟烈烈的,姑獲鳥自然也知道。她看著那她一路看著長大的孩子,這孩子從小就愛笑,沒哭過幾次,就算哭,也只是撒嬌的鬧一鬧。



而她看過他哭得最難過的只有兩次。



一次是他帶著斷琴回來,笑著哭喊著一切都回不去了。



另一次,是現在。靜靜的流著淚水,沒有表情、聲音平穩,卻彷如讓人聽見了他的聲嘶力竭。



她無法多說什麼安慰的話,只能難過將他環抱在羽翼之下。



試圖給他一點溫暖。






晴明帶著妖狐出去打御魂,失神落魄的他輸出非常不穩定,有時突然發起狠來,一路鞭屍過去;有時萎靡不振,突突兩下還不暴擊。



若是平日,大家定會藉此好好調侃一番,但是有了早上一齣,連夜叉都貼心的沒有說話,只是在他二突之後唰唰唰的收尾。



刷了一天的御魂覺醒,常常突然幫人擋刀的妖狐全身傷痕累累,回到寮里時還差點腳一絆就趴地不起。



螢草淚眼汪汪,平時被調戲騷擾時覺得這人確實是煩,但見他現下如此這番,又不得不誇讚他是個深情之人,專情而傻。



他對妖琴師的情就像是綿綿三月雨,初始不以為然,只覺浪漫而漫長,似是會延續到永遠,所以不甚珍惜。而直到雨停了,他才發現自己早已全身濕透,卻已來不及對雨滴訴說他心中的千萬詩句。



螢草想上前為他治療,卻見櫻花妖蓮步輕移,先一步來到他的面前。



「你如此折磨自己,又該如何對得起逝去之人?」



疲累的妖狐恍惚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可憐兮兮卻異常美艷的角度。



「那,如果小生好好待自己,逝去之人就能歸來嗎?」



看著那宛若燃盡一切,只剩一抹死灰的雙瞳,她溫柔的笑了一笑。



「你可知曉,有個眾人皆知的秘密吶......」







妖狐老實地接受了櫻花妖的治療,又被孟婆抓著去洗了澡、換了衣裳。



他著急的奔走著,朝著他一直不敢再去的那個清冷小院去。



特別的雪景依舊那樣素白紛飛,今日不同的是染上了那桃粉的艷色。



踏過積雪被清掃乾淨的青石小道,推開蒙了一點點殘雪的木院門。



在熟悉的院中樹下,綻放了一樹艷麗桃花,粉白繽紛花了他漾著水光的眼。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喔。」



一身桃華的少女見他來到,微笑著為他一舞。霎那間飛花滿天,楞是猶如那古文中,漁夫一時偶然所見的桃源鄉。



雪中的斷琴被花瓣包圍,一點一點的恢復成昔日模樣,像那被神眷顧的枯木長出新芽一般,神聖的畫面令人移不開視線。



從復原的琴身中,冒出的靈氣凝成了一個稚嫩的小娃娃。他冷著迷茫的臉蛋,看著眼前哭花了一張俊臉的青年。



他猶豫的瞇著眼,盯著妖狐看了看,然後伸出了小小的手。



「我......似乎認得你......」



話還來不及說完,他便被握住小手,埋入一個暖呼呼的懷中。



那懷裡,有著莫名熟悉的香味、莫名令人眷戀的溫度。饒是他這番不喜與他親近的妖,也莫名的不想推開這無理的男人。



也許是因為他的懷抱太柔軟、或許是他帶著哭腔喊他名字的聲音太脆弱,又或許是心中某些不知名的情緒作祟,所以他容許這個人,可以暫時這樣抱著他......



「再也不會了......我這次再也不會放手了......」



那人在他耳邊囔囔著,他不太懂他在說什麼,但是心中,莫名的有種欺負人成功的快感......



被哭聲吵的腦袋與胸口都微微發疼,他伸手抓住對方毛茸茸的尾巴,眨了眨眼。



「吵死了,蟲子,別哭嚎了。」



那人的哭喊頓時變成了小聲的啜泣,不知怎的,他覺得胸口更是悶疼了。於是他囁嚅了一下,一個恍神間,無意識的又補了一句:



「別哭,我回來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