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狗跳》醉可愛

#狗跳現代paro

#RRRRRR上車快!

ooc是我的,R戲是屬於你們的#

*內含狗跳、荒椒、鬼使黑白、酒茨、雪三、閻判,不喜者請繞道w



 

大新年的,學生們總是喜歡約出去瘋玩一番,已經18歲的酒吞帶著一票人到了他家經營的葫蘆酒吧去見見世面。

 

茨木、荒川、大天狗、黑羽、月白……學生會啊不良都聚在一起了,其實他們私底下感情本來就不差,玩在一起也屬正常。不過像花鳥卷這樣家教嚴的就還是出不來了。

 

雖然有些人還未成年,但也差不多了,酒吞以提前作準備為理由招呼著大家盡管喝!

 

大家喝喝鬧鬧倒數了新年後,很多人都醉得不知東南西北了。

 

「要喝繼續喝,要睡樓上有房間。」

 

對著已經醉得只會吾友吾友喊的茨木,酒吞霸氣的來了個橫抱,朝著大家喊了這麼一句後便轉身上了樓。

 

黑羽月白、荒川椒圖他們也接著上了樓。

 

慢慢安靜下來的酒吧少了一份瘋狂,多了一份大人般的沉靜。

 

「鬧得可真瘋。」

 

從頭到尾並沒有加入一起瘋的幾個這下子才終於能清靜清靜。

 

雪女剛感嘆完,就見三尾搖搖晃晃的又要了一杯酒,她嘆了口氣,喝完手中的瑪格麗特便走了過去,將她帶上樓。

 

「夜深了呢,乖孩子們該睡覺了。」

 

青行燈掩唇笑了笑,將腿上被自己灌得迷迷糊糊的妖刀扶起,對剩下的大天狗與閻魔眨眨眼後,帶著人離開了。

 

「妳不去找判官嗎?」

 

大天狗啜飲著教父,他今晚也喝了不少,縱使酒量好,也有點微醺了。

 

一直都有控制自己的閻魔飲盡粉紅佳人,千嬌百媚的站起身。

 

「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你自己一個人小心一點啊。」

 

紫紅的唇勾起的弧度帶著壞心眼,他給了她一個眼刀,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她扶起端坐在座位上,看起來沒事,其實已經神智不清的判官走上樓。

 

這下還真的剩自己一個了。

 

他本來打算喝完手中的酒便打車回家,卻不料居然還有落單的人。

 

而且是他熟悉的人。

 

「嗚?大天狗、大人?您、您怎麼還在這裡……」

 

紅紅的眼睛迷茫且水汪汪的,平常站姿就夠扭曲了,現下更是東搖西擺的沒個樣!

 

他瞇起眼,正想說自己剛要走,卻瞥見了他凌亂的上衣。扣子已經被解開了一大半,白皙的胸膛露了出來,還有一點看見微妙的淺棕色──

 

他搖搖頭,試圖將腦中的綺念甩掉。嘖!不小心喝多了。

 

「大天狗大人?」

 

軟軟的嗓音近距離響起,他嚇了一跳,這傢伙什麼時候跑到我身邊了。

 

像是兔子那樣的眼睛一眨一眨,天真得過分,平常總是紮著的微長金髮此時散了下來,柔順的披在肩上,因為上衣敞開的緣故,頸子到小腹一覽無遺,白嫩的肌膚居然看起來該死的誘人。

 

平日本來就挺禁慾的大天狗瞧著眼前的人,握著酒杯的手突出了青筋。

 

「我要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放下還剩半杯的教父,他覺得額角有點疼,果然還是喝多了,今天就趕快回去……

 

轉身要離開之際,衣襬傳來的拉扯感讓他回過神,正要開罵對方到底有什麼事情時,卻撞見了那人的淚水。

 

「你──你哭什麼?」

 

霎那間,他有點手足無措。他居然覺得眼前這個在暗光下,潮紅著臉流淚的他十分嫵媚。

 

那種純良卻妖魅的姿態,就像是誘使著人去對他做些什麼。

 

「大天狗大人……為什麼就是不看看我呢……」

 

聽見這話,他愣住了。

 

什麼鬼……?

 

「我明明這麼喜歡您……」

 

冰涼的手被一雙溫熱的手捉住,貼上了溫燙的臉頰上,而他被酒精迷糊了的大腦沒辦法讓他像平常一樣,冷靜而決絕的下判定。

 

跳跳在說什麼?他喜歡我?

 

「就算是夢也好……」

 

當帶著香甜果汁味道與酒精味的吻印在他唇上時,他真正的呆了,失去了理智。


 



「恩啊……」

 


肉走連結www:


FB: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803648196551832&id=1724117517838234


微薄:

http://zizuiying.lofter.com/post/1d717884_e3fd282

拉燈、開燈~



看著眼前昏了過去,皺著眉,眼睫還掛著淚珠,渾身溼得一蹋糊塗的跳跳哥哥,有著輕微潔癖的他應該是不會想碰眼前的人的,但是不知怎的,一股成就感與心疼蔓延開來。


他除了褲子拉鍊外什麼都沒有脫,將小天狗塞回褲檔後,他撿起被扔到一旁的跳跳哥哥的衣物,拿自己的外套裹起那人,公主抱起來後便往樓上走去。


原來他有這麼纖細瘦小嗎?


看著懷中似乎睡得很不安穩的人,懷中的重量幾乎不比女人重上多少。想起平時他總是笑哈哈的跟在自己的身後,像跟小尾巴似的,笑得天真。


對比方才,哭喊著要他停下來的模樣,差點又邪念起的他搖搖頭,加快腳步上了樓,踏進酒吞特別為同學留的一個空房間進去。


「明天可別有事啊……」


他無奈的笑著,想著把人做狠了……帶著一點愧疚,他帶著人進了浴室清洗一番,差點又想來一次。


「平時也沒見你這麼主動,以後絕對不能給你隨便喝酒。」


替人套上浴袍,放在床上,自己也順便洗了,把兩個人的頭髮都吹乾之後,他將睡得被人翻來覆去都沒醒的跳跳哥哥摟入懷中,閉上眼。


明天,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评论(2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