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閻判》暗慕

#接著上一篇

#閻判現代paro

一樣是ooc是我的w情人節......喔耶過了www(## 


他慢吞吞地回到家中,果不其然的是一片漆黑,連帶扔了一整走道的物品。

 

這是只有他們兩人的家,是一間偏大的獨棟房,兩房一廳,每間房間有獨立衛浴,基本配設都有,很是方便。

 

這位大小姐以離公司近為理由買下了這間房厚,從本家搬了出來,順便帶上他撿到的專屬下屬,過上了彷彿同居的生活。

 

雖然早就知道這位大人一定會鬧脾氣,但是……他解下繃帶,避免踩壞了什麼閻魔的東西,卻見地上除了雜物之外……還有衣物,咳!貼身衣物。

 

正經的臉浮上了紅暈,卻還是放輕腳步,仔細的收拾好滿地的東西。

 

閻魔大人應該洗完澡準備睡了。他一邊想著,一邊將洗衣籃內的衣服分類,能扔洗衣機的扔進去洗,手洗的等等洗完澡洗……當然,他只有洗自己的衣物,閻魔大人的衣物會等到明日女傭到來時再洗,他是不會冒犯的。

 

洗完了澡也洗完衣服,他煮了鍋餛飩,準備在離閻魔寢室最遠的飯廳裡處理一些尚未處理完的文件。

 

雖然不是很急,但他並不喜歡做事做到一半,所以他寧願熬夜完成,也不要放著等時間到再做。

 

等吃完了消夜、文件也處理完,已經是半夜兩點。他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僵硬的筋骨。

 

「兩點了……該去看看閻魔大人了。」

 

他洗了碗並去洗漱一番後,在睡前悄悄的踏進閻魔的閨房──是的,閻魔大人除了白天上班外是不會鎖門了,這也方便了他。

 

他靠近床邊,床上是熟睡的美麗女子,被子蹬到一邊,輕薄的睡裙撩到大腿,一雙潔白修長的腿,還有胸前呼之欲出的半片酥胸一覽無遺。平時束得整齊的黑髮此時散在床上,白床單與青私纏繞,白布美人、一點朱唇與烏絲凝脂,猶若一幅水墨畫,勾人心魂。

 

卸去濃妝、安詳睡著的閻魔少了一份凜然,多了一分天真,判官無奈的微笑,有點心猿意馬,但更多的卻是寵溺與關愛。

 

「踢被子的習慣還是沒有改……」

 

他小心翼翼的替閻魔重新蓋好被子,正要轉身離開時,卻被拉住了衣襬。

 

「判官?一起睡……」

 

睡眼惺忪的閻魔揉著眼睛,也不多給人反應時間,直接一把將人掐到床上,纖纖玉手一攬,便將人抱滿懷。

 

「閻魔大人……」

 

本來要來篇男女授受不親大論的判官,看著那又陷入香甜夢鄉的臉,實在不忍心又吵醒對方。

 

內心天人交戰了一會兒,他嘆了口氣,不知道第幾次妥協的貢獻出手臂讓懷中的人枕著,自己分了一小點被子蓋了肚子。

 

「晚安……閻魔。」

 

也許只有暗夜深晚,他才敢這樣大膽一下,所以他才故意待到這麼晚的。

 

在對方額頭印下一個輕如羽毛撫過的吻後,他閉上了眼睛,耳根有點紅。

淺淺呼吸聲交融,時光安詳流淌,一夜安眠。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