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閻判》忠情

#閻判現代paro

#有點小RRRRRRR咬

ooc屬於我的,情人節屬於你們大家的qwqqqqq



「嗚!閻、閻魔大人……不……」


白髮的男人躺在寬大的辦公桌上,雙腳如女人似的曲起外張,蒙眼的繃帶被淚水沾濕,一張俊臉通紅,一頭雪髮披散在墨色案上,黑白分明,襯得他白皙的肌膚有幾絲透明。


美艷的女人正用抹了紫黑色唇膏的小嘴吞吐著那人勃發的慾望,看著那人想拒絕抵抗卻怕傷到她的模樣,喉頭用力一吮,那人的微涼便盡數交代。


他低哼一聲,然後脫力般的垂下了雙腿,因為拒絕時的搖頭動作而鬆開的繃帶露出了他失神的金色眼瞳。


朱唇微張喘息,上衣整齊卻未著下裳,平時的冷靜無趣此時只剩嫵媚誘人,是他自己渾然不知妖豔。


「判官,汝當真對吾沒有任何非分之想嗎……」


那還殘留著一股子麝香的唇吻上那有些顫抖的唇瓣,然後一一舔去那雙金眼流出的水珠。


興許是因為緊閉著眼,不做出任何回應的判官使她膩了。她哼了聲,拿起了自己的包包便離開了辦公室。


他等到關門聲響起,才慢慢地起身,整理自己的儀容與將弄亂的文件排列整齊。


摸摸臉頰,被舔舐的觸感還在,那位大人的口水也還殘留在上面,乾了之後有點緊繃感,但他卻沒有去洗一把臉的衝動,反而虔誠的輕輕撫觸著。


「要不是沒有您……」


當初,雙眼無法視物,在下雨天流落街頭的我,若不是遇上您,早已再不能行走於陽光之下。


那雙溫暖的手不畏懼髒污的握住我時,我就知道,我此生此世都將會忠誠於您的腳下。


但,絕不會越矩。


重新將繃帶綁好,多年的盲人身分與早已熟悉的公司,讓他就算看不見也不要緊,特別是這樣四下無人的深夜時刻。


「畢竟,我怎配得上您……」


他自嘲的微笑著,將最後一份文件放好,然後拿起自己的公事包,關燈、關門。


辦公室整齊乾淨,一如往常。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