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青夜》破戒濟蒼生

#青夜
#一位姐姐給的梗加靈感
超級OOC的,我好糟糕(哭#


我總是覺得強大如我,才不會有什麼弱點。


直到那次,看著那個穿著素色袈裟的身影,在眼前綻放出一朵完全不適合他的艷色薔薇。


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眼淚。



一片黃泉之海淹沒了敵人,而我也拖著近乎虛脫的身體,靠近那倒臥血泊之中的人。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你銀白色的長髮好漂亮啊、清秀的臉好誘人啊、袈裟下的精瘦身子好養眼啊......


但是我什麼都還來不及說啊。


「喂、和尚,你不要開玩笑了!」


他顫抖著將那冰涼的身體抱入懷中,看著那輕闔著的眼睛,感覺這人只是睡覺了......跟夜晚偷襲他房間時一樣的睡容,只要等等、等等他就會睜開眼睛,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


只要等等啊......


他等到夜幕被金烏掀起,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像是那人原本該有的溫度。


而那人此刻卻只剩跟他一樣的冰涼。


「是誰說要渡本大爺的啊!說謊!」


滴答、滴答......


「本大爺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珍惜的東西,明明難得......」


墜落在那人蒼白臉頰上的晶瑩滑落,宛若那人在哭泣。


「算了!反正本大爺本來就沒有家、沒有家人、沒有朋友......」


所以當然,更不可能會有戀人。



將那人埋在附近的破舊佛寺的空地,我取走了他斷成兩截的禪杖與破損的僧帽,哼笑了一聲。


「喂、和尚,你來生不要當和尚了吧。」


「戒嗔戒癡,避色避貪......這才得不了極樂。」


他瀟灑地走了。笑的比哭的還難看。



過了一年餘,他又來到這裡。


破舊的佛寺乾淨了不少,看起來像是有人入住了。


他有點煩躁的將腦袋上的僧帽往下壓了壓。僧帽禪杖,配上他那一身暴露的打扮,怎麼看怎麼吸睛,他才走到門口,就開始思考著怎麼不殺人,又能好好走進去的方法。


那人不喜殺戮,總不好為了看他叫這裡平添血腥。


他邊想邊走,不知不覺就撞到了一個孩子。


......嗯?孩子?


素淡的小袈裟,一頭銀白的長髮、亞麻色的大眼睛平靜如水,那張臉──


「死和尚?!」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小僧未死,多謝關心。」


那夢寐以求的嗓音帶著軟軟的奶聲奶氣,很可愛,但說出來的話一如昔往的......欠叉子!


「你、你為什麼......?」


他蹲下身,激動仔細地打量對方。


恩......除了小了好幾號之外,完完全全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只見那孩子微微一笑,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覺得心臟久違的瘋狂跳動了起來。


「小僧醒來時,禪杖與僧帽便不見蹤影,只要一出門便被當作迷途孩童,實在諸多不便,只好待在原地,等待禪杖僧帽歸來。」


他平靜如湖水的眼睛似乎染上的笑意,嫩嫩的小手輕撫著他的手指,惹得他一陣輕顫,渴望更多之際──


小手握住了禪杖,並用另一手拿下了夜叉頭上顯得不倫不類的僧帽。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小小的腦袋被僧帽一蓋,幾乎什麼都看不到了。夜叉正怒,想把小孩抓起來痛揍一頓屁股的時候,溫暖的小手握緊了他的一根手指。


「我佛慈悲,普渡眾生。施主需要小僧,那可否讓小僧渡你?」


他楞了愣,吞了口口水後,一把將小孩抓了起來──


狠狠抱進懷中。


「廢話,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你不來渡我,還有誰會來。



自那天起,附近的人們流傳一個傳說。


有個眉清目秀的小沙彌被惡鬼帶走了,再也沒有回來,據說被吃得屍骨無存。


母親們以這個嚇唬頑皮貪玩不回家的小孩。


他們卻是不知......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稚嫩可愛的小嘴本該念著佛經,現在卻是吞吐著惡鬼的慾望。


「在小僧成年前,還請戒色戒貪。」


濁白撒在那小小臉蛋上,純真又色氣的模樣,讓他看得又是一陣翹起,不禁罵咧著你不是和尚嗎之類的話。


「小僧破戒濟蒼生。」


青燈古佛邊,夜夜通明,本該只有木魚聲相伴,卻是多了一道沉重喘息與孩童的吸吮聲。


噓──紹華盡失,忘卻塵寰吧。



「欸!對了,和尚,你怎麼沒死啊?」


赤裸裸摟著懷中只著單衣的孩子,夜叉玩著那流水絲綢般的長髮,當初的心疼已經成為過往,現在只剩單純的好奇。


而被問的那個眼角有點抽搐。這問法還能更直接些麼!


「小僧本身便是死後化身為的妖,當時小僧本未死,卻也差不多了。是你將小僧埋於佛寺,我佛慈悲,佛光普照,小僧才倖存了下來。」


但變成孩子之後,青坊主也無法控制的多言了起來,他用軟軟的聲音嚴肅的說著,夜叉聽著聽著......


「阿彌陀佛,縱慾不是件好事。」青坊主平靜的說著,小手卻是摸向了戳在自己大腿間的硬物。


「哈啊?那你就不要做啊和尚......嗚嗚!」


聽著那即將又要大吼起來的聲音,他已吻封緘,人小肺活量不小,硬是將對方親了個七葷八素。


「阿彌陀佛,小僧不餵飽你,怕是你要出外為禍人間。」


琥珀色的眼睛閃耀著誘人的光,夜叉看得是心猿意馬,只可惜這孩子說未成年不能行交合之事──


在下面的是我欸!為什麼不行!


「夜深人靜,還請施主多擔當些,壓低聲響......」


孩子鑽進了被窩中,那惡鬼很快就潮紅著臉,不住呻吟了。


阿彌陀佛,他捨身渡鬼。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