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獅虎》日久會生情★

#又是寫給好朋友的渣文w

#獅→亂→←厚

    ↓

#獅虎

#ooc嚴重

❖以上都可以接受請往下w


快到中秋了,主上給大家放假三天,這期間想要做什麼都可以。除了還在遠征的一隊小短刀們,大家都開心的歡呼著。


獅子王原本在與酒友喝酒,但是三日月被小狐丸帶走、次郎被太郎拖走,日本號也被博多拉走了。


獨留下的他微醺的坐在迴廊,看著銀盤高掛,庭院的景趣被主上換成了紅彤彤的楓葉,不同於櫻花的淡雅,那是絕世的豔華。


伸出手,接住了一片楓葉,像手掌的葉片落在掌心中央,他輕輕收起五指,彷彿握住了誰那樣小小的手。


這樣的楓葉,讓他想到了亂。那人總是神采奕奕,飛揚的長髮是一片燦爛的稻穗海洋,圓潤的藍眼是萬里無雲的藍天,笑起來,像是擁有全世界。


然而他曾經是那樣的嚮往那個如女孩般的璀璨孩子。


最初之時,他踏出冷卻池的第一步,見到的便是一個大大的笑顏,之後開始被活潑的教導著本丸的一切。


雖然他知道這本來就是近侍的工作,但是在被那雙眼瞳注視、被細心講解的時刻,卻產生了一種自己對他來說,是特別的錯覺。


他本來就是行動派的人,確定自己對他有特別的情愫產生的時候,他便捧著出外遠征所採集到的可愛花朵,做出了歪扭的花束,開開心心的便要去找對方傾訴心意。


但是,當他走到了對方的房間門口,卻聽見了旖旎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出。


他悄悄的將門打開一道縫,見到了在房間裡纏綿的厚君與亂醬。


在那個瞬間,有什麼與他手上握緊的花束一樣,崩壞離析了。



在那之後,他與平時無異的去出陣與內番,認真努力到了一個連主上都覺得根本是自虐的地步。


但是他不能停,因為只要一停,他就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好疼好疼,那是剛擁有身體不久的他不能了解的感受。


一直到有天內番,他與五虎退一起,可能是繃緊的神經與疲累的身體終於到達了極限,他在五虎退的面前倒下了。


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邊有著細碎的哭聲,他眨眨酸澀的眼睛,忍著渾身的疼痛偏頭一看。


一個小小的孩子,小聲的啜泣著,眼睛被揉得通紅,卻還是有透明的水珠從蓋上的銀白眼睫溜出,劃過臉蛋,在還尚圓潤的下巴落下。


他哭得好傷心。


是,為我?



後來,他開始關注著那銀白色的孩子。


他有羞怯的笑容。只是將點心分給他,就會露出可愛的虎牙笑起,小聲地道謝。


他有美麗的雙眼。不論是一起出陣還是內番,當我的視線轉到他的身上去時,總是能對上他水漾光彩的金眼。


他有強韌的個性。明明跌倒了擦破膝蓋就會哭,但在戰場上卻能毫不猶豫的第一個衝向敵方,揮下第一刀。


每天每天,他都不經意的發現五虎退的小特色。


不知不覺,他眼中不像之前盈滿的亮眼的橘色,而是被染上的銀白的色彩。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喜歡上了五虎退,那個總是也偷偷注視著自己的孩子。


那是比當時對亂更深刻、更濃烈的,喜歡。



所以比起豔美的楓葉,現在的他更喜歡素雅的櫻花。


當時的他被充滿吸引力、如楓葉的亂拉住了視線,自顧自的以為他的翩翩起舞可能是為了自己。


但是很可惜,楓葉最終歸於大地,他終究是不屬於自己的絕烈。


而現在的他被怯弱的、如櫻花的五虎退偷走了心神,無法控制的渴望他的悄然無聲,能降落在他伸出的手心上。


然而,他也如願的,輕輕飄落在他的身旁。


一陣強風吹過,揚起的獅子王的長髮,他靜靜地將自己從思緒中拔出,笑著鬆開了手,任憑捉住的楓葉被風吹起、遠去。


他閉上眼,靠在屋柱上,默默地數著時間。


啊啊、他的小老虎,就要回來了,時間怎麼不過得快一點呢!


快點回來吧,退。


我想你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