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獅虎》不知不覺的視線

#獅虎

#強烈ooc

#寫給親愛的好友看w傷眼注意ww


❖以下正文❖



不知不覺就移不開視線了。


那個宛如棉花糖的可愛孩子。


他有著銀白的捲髮、黃寶石般的眼瞳,有著雀斑的白皙小臉圓潤可愛,笑起來時會露出兩顆小虎牙。


五虎退,那個粟田口家不姓藤四郎的孩子。


不論是跟他一起內番還是出陣,我總是會將視線不自覺的望向那纖弱的小身影上。


明明看起來是這樣的脆弱,出陣時卻會與五隻小老虎一起衝出去,對著敵人砍下第一刀。


內番也是,纖弱的小手雖然不能扛起沉重的用具,卻可以做到極為細微的靈巧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上、眼中,都盈滿了這隻小老虎的身影。


但是......


「太、太郎先生,那個......」男孩捧著白色的花圈,墊著腳尖遞給太郎太刀。


「這個、這個送給您......謝謝您上次在捉迷藏的幫忙.......」


太郎太刀輕輕勾了一下嘴角,彎下身子讓對方將花環戴到他的頭上,然後摸了摸他蓬鬆的捲髮。


「謝謝。」


那是一幅非常和諧美好的畫面,本丸中太郎太刀與五虎退感情好,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他想,就算他想更靠近那可愛的小老虎一點,可能也是沒辦法的吧。


在迴廊唉聲嘆氣的他,被拍了拍肩膀。


正消沉著的轉過頭,他便被那雙映入眼簾的金燦燦雙眼給嚇了一跳。


「嘎!欸?五虎退?怎麼了嗎?」


他往後退了一點,本來是想將那讓他心跳無限加速的距離拉開,卻一不小心沒算準,從迴廊上摔了下去。


「嘎吼──好疼疼疼......」


「阿、那個......沒事吧?獅子王先生......?」


從視線上方,探出了一個腦袋,擔心的望著我。


因為背著光線,所以那個人彷如散發著光芒那樣,像是天使下凡一樣的盯著我,還純真的偏頭眨著眼。


我揉揉鼻子,掩蓋發紅的臉。


「我沒事。對了、找我有事嗎?」


他伸出手想扶起我,我也不客氣地搭上去。他的小手暖暖的,很軟,帶著小孩子特有的細嫩。


讓我不禁起到老虎的肉球。


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他害羞的笑起,露出兩顆小虎牙:「那個、我......主上準備了點心,我來是要找獅子王先生一起過去......」


嘎吼──有點心......欸,不對不對,五虎退主動來叫我啊,好開心!不論是有點心還是他來叫我都讓我好開心!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走吧!」


我一步踏回迴廊上,沒有要放開他的手的意思,就這麼牽著他往大廳走去。


「痾、獅子王先生......」他的小臉泛著紅暈,欲言又止的偏移著視線。


「嗯?」我轉過頭,疑惑的看著他。


「哇阿、痾......那個,沒事......」他偷瞥了我幾眼,然後又低下頭去,露出的耳根子很紅,不過手卻握緊了我的手。


嗚恩......到底是怎麼了呢?啊!難道是......中暑了!?


他突然停下腳步,五虎退好奇的抬頭望向他,正想問怎麼了,卻猛然被打橫抱起。


「獅、獅子王先生?!」五虎退的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似的。


「臉這麼紅......」他仔細的看了一會,又低下頭跟五虎退頰貼頰的感受了一下對方臉上的溫度,然後嚴肅的點點頭。


「溫度也很高,恩!你一定是中暑了!我帶你去找一期一振!」


被抱著的退掩著通紅的臉,小聲哀號。


「我、我不是中暑啦──」



後來找到一期一振,大嗓門的獅子王直接大喊一句:「一期一振你弟弟中暑了!」後,現在兩人正在粟田口家的房間中。


一期一振去拿冰枕了,留下獅子王稍作照顧五虎退。


「等一下一期一振就回來了喔~」獅子王試圖安慰著五虎退,溫柔的拍了拍對方的頭頂。


「我、我不是......」害羞的五虎退想辯駁,但見獅子王灰瞳中帶著擔心,嘴角卻是那樣溫柔的笑,紅著臉咬著唇,將話吞回肚子。


難得,可以跟獅子王先生這麼近......


「五虎退?」獅子王擔心的望著咬著唇的五虎退以為他真的很不舒服,大掌一下一下,摸貓似的輕撫著他的腦袋。


「我、那個......」五虎退眨眨眼,猶豫了一會,終於作了個深呼吸,鼓起勇氣道:


「叫、叫我退就好......」


說出這句話後,他低下的臉又紅成了一顆大蘋果。


獅子王聞言愣了愣,隨即開心燦爛的笑了起來。


「嗯!退!」


聽見對方的呼喚,五虎退也開心的抬起頭,可愛單純的一笑。


兩人相視笑著,拿著冰枕回來的一期一振靈光一閃,弟弟的戀情發覺!第一時間便拔出了刀,然後下一秒被陪著他的鶴丸壓了回去。


「一期唷!他們只是好朋友!」


「我的直覺很準不會錯的!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人──」


「亂!嘿、亂!幫忙把冰枕拿進去給你家小老虎,我先帶一期去冷靜一下。」


「喔?喔!好唷!」路過的亂接過冰枕,望著一期被鶴丸拖走,再望望沒關的門中,一隻老虎一隻獅子正在互望著呢,那粉紅泡泡閃耀得......讓他轉頭就走。


粟田口家的小老虎正在捕捉獵物呢,想來這冰枕也是不需要的了。別看那孩子怯弱,粟田口家是沒有完全單純的小天使的!


「小亂?你要去哪裡?」路過的浦島見到亂,立刻衝去前去。


「要去廚房,浦島也一起嗎~?」見到自己的獵物,亂立刻漾起最燦爛的笑顏,拋棄兄弟的捕捉問題,拋出了誘餌。


「好哇!」獵物成功上勾。


一直在一旁默默觀賞著一切的鶯丸啜飲了一口茶,望向湛藍的天際,發出了一聲喟嘆。


「大包平唷......」


今天,他的大包平依舊沒有實裝。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