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錯置的時空01

#炒雞OOC

#亂醬外表年齡操控有

#私設超大w

冷靜下來的亂像是觸電一般的鬆開藥研道歉,然後噙著成熟的笑容將兩人引入內。

而現在,藥研坐在他們兩人的面前。

是的,他們兩人。

給他們泡了茶並端來茶點後,亂便將顯得有點坐立不安的信濃抱在懷中,說著這樣就不會覺得不習慣了吧。

心中有點莫名騷動的藥研一口氣牛飲掉了半杯茶平復情緒,才對著那一直溫柔笑著輕撫信濃髮頂、餵著信濃吃點心的亂詢問了關於他的事情。

「關於這個......我,確實是亂藤四郎喔。」捻起沾在信濃嘴邊的糕點碎屑自己吃掉的亂無奈的笑了笑,張望了下四周。

「這裡曾經是個興盛的本丸,主上非常非常疼愛我,所以在某天,他不惜使用禁術,也要瞞著政府悄悄的將我變成了大太刀的姿態。」

藥研驚訝的正想詢問這是可能做到的嗎,亂便點點頭,扭頭望著窗外盛開的櫻花,有點哀愁的繼續說道:

「審神者的靈力會影響我們付喪神,至於到底能有多大程度的影響......我想,我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海藍的眸子浸滿了那些風雅的情緒,我並不太能了解,藥研暗道。他只知道這樣被光芒照亮的精緻臉龐配上那樣的表情,很美,卻不適合。

回想著平時的亂,蹦蹦跳跳又吵吵鬧鬧的,在他的身上,似乎重來就找不到悲傷兩個字,因為他就像是太陽,不斷給周圍的人散發熱力,燦爛而暖和。

正對比著兩個亂,眼前的亂似乎方好將自己從回憶中拔出,笑笑的繼續。

「總之,那是一個開端。本來主上對我的偏愛就已經造成些許的爭議,這一舉動,更是讓一切都鬧開了鍋。」

「那時候的我,像是回歸了美術品的時期,不必出陣、內番或遠征,我要做的只有陪在主上身旁,連兄弟們都甚少接觸的我,不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是後來,藥研跟我說之後我才知道的。」

雖然知道對方不是在說自己,但是當他說到藥研時,那彷彿透過自己看著誰的感覺,確實的讓他的心中泛起了漣漪。

飽含著複雜的許多情感,那一眼像是潮水,有一瞬間淹沒了他的意識。

直到亂移開了視線,藥研才回過神似的喘了口氣。

微微瞇起眼,笑得嫵媚的亂伸手將一盤團子放到我面前,一臉看穿什麼似的表情,卻用著有點悲傷的語氣嘆道。

「我們本丸的刀,暗墮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