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錯置的時空00

#私設很大喔哈哈哈哈哈

#亂外表年齡操控有w

#是一個不知何時可以補完的坑(遠目#

夜戰結束,藥研和信濃正領著弟弟們踏上回家的路,卻有一隻沒有死透的敵刀居然拚著最後一口氣,向他們扔向了奇怪的東西。

信濃及時擋住了那奇怪的東西,藥研也衝上前去斬殺了對方。確保了弟弟們沒事後,卻有奇怪的波動包圍了他們。

在弟弟們驚恐的臉龐與尖叫中,他們眼前的畫面扭曲了......


再次睜開眼,他們摔落到了盛開著櫻花的庭院中。

是傳送空間的術法嗎?嘖!看來是時代溯行軍的新把戲呢......藥研觀察著四周,覺得很像是本丸,在懷疑是不是先一步被傳送回本丸,卻在觀察過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雖然很微小,但是這裡和自家本丸還是有些不同的。

「喔呀,這裡是......本丸!?我們居然先回來了呢~」

信濃爬起身,驚訝的東張西望著,與藥研不同,他沒有發現其中的不同,只是好奇著怎麼兄弟們與主上沒有來迎接。

然後突然,阿的一聲輕柔聲調,將思緒相異的他們的視線吸引過去,並讓他們的大腦同時停止運作。

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一位高挑纖細的青年。有著彷彿沉澱了千年憂鬱的深邃藍眸,一頭飄逸的金橘色長髮隨意的披灑肩頭。身上沒有穿著正式服裝,也沒有穿著內番服,而是穿著繡有粉色與藍色紫陽花的淺色浴衣。

雖然年紀樣貌不甚相同,但是那人很明顯是他們的兄弟──亂藤四郎。

來不及做出反應,他們就感受到一陣風揚起,然後藥研便埋入了那個溫暖、帶了點熟悉的甜香的懷抱中。

一旁的信濃驚訝的楞在了原地。

然後這位「放大版」的亂,用著哽咽的聲線微微顫抖著道:

「藥研、藥研......你怎麼變回去了?不要緊......不要緊!只要你回來就好......」

平時聽慣了的歡快聲調,此時卻變成略略低沉,且像是包覆了一層悲傷似的沉重,饒是擅長臨機應變的藥研,此時也感到了極度的不自在與無法適從。

見對方半闔的眼睫已被滲出的水珠沾溼,藥研咬咬牙,壓下被那老是愛裝可憐的亂養出的安慰人的習慣與伸出的手,出聲提問。

「那個,請問你是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