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搞不清楚的情愫

#浦→←亂(?)→←藥

#ooc!

#文筆渣阿請多見諒qwq 很愛浦亂或藥亂w總之我超愛亂的!


最近浦島和亂出了一點問題。


起因是......


亂某天遠征歸來,笑盈盈地走回起居室,想看看其他刀男在做什麼時,剛好聽見了浦島的話語。


『恩......其實我不太喜歡這樣呢,亂總是東跑西跑,像是一眨眼就消失一般。』


隔著紙門模糊的聲音,讓亂停住腳步,過一會兒後,他果斷選擇轉身離開。


但離開時,飄逸的長髮被看見起居室裡的刀男們發現了,而他不自知。



於是亂趁著遠征的隔天不用出戰也不用當番,躲在本丸的角落,拔著花朵一句一句唸著。


「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


「亂。」


「哇!」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到,而將手上的碎花丟出去的亂轉頭,看見的是一樣不用當番的兄弟──藥研。


「藥研?你來這裡幹嘛?」被那雙紫色眼睛盯著,彷彿在被看穿心事的亂癟癟嘴,手插著腰問。


討厭鬼......撇開視線,亂這樣想著。


「找你啊,你在做什麼笨蛋事?」勾起銳利的笑容,藥研盯著眼前奇怪至極的兄弟,說著銳利的話。


因為奇怪,所以讓人忍不住注意。藥研一如往常地微笑,在心中暗自想著。


「怎麼?外表像女孩子還不夠,連內心都得像女性嗎?」將視線從那雙不看自己的湛藍眼瞳移開,望著一地的碎花,他嘲笑般地說。


咬了咬唇,亂揚起一如往常的笑容,但眼神卻也如藥研一般,閃過銳利的光芒。


「對呀!所以像男孩子的藥研快點走吧!不可以窺探女孩子的秘密!」


望著亂那雙終於願意望著自己的眼睛,藥研笑著伸手,摸上眼前這個兄弟的頰,將臉湊近。


「『我知道你的祕密唷!』你不是常說嗎。現在,我將這話原封不動還你。」


「你在動搖什麼呢,亂?」


聽見藥研的話,瞪大眼睛的亂一把揮開藥研的手,然後笑著轉身,眼神流露出一絲狼狽和心虛。


「這個──不關你的事情唷,藥研。」


藥研玩味的望著亂。這個兄弟有著他不懂得複雜情緒,明明比自己晚來到本丸,卻比自己更了解"人類"的情緒。


真是,讓人不能停止關注。


「虎撤家的么子,你也太在意他了。比兄弟更在意?」


踩上一地碎花,亂轉頭盯著藥研一會,然後露出彷彿看透什麼的笑容。


笑得燦爛而得意。


「你猜猜看呀,藥研~」


如銀鈴般的笑聲縈繞在耳邊,望著情緒瞬間轉變的亂蹦蹦跳跳愉悅離去的身影,他有種又輸了的感覺。


跟著踩上那一地碎花,不自覺的,他多擰了兩下腳。


哼哼,真是個莫名讓人在意的奇怪兄弟。



這裡的設定是亂喜歡浦島,所以對浦島無意間的話非常在意。

藥研一直非常在意亂這個很奇怪的不受控分子,在意著在意著、慢慢地感情就變調了。但是不太能理解情感的他並不自知。

但是亂卻看出來了,基於兄弟情、基於好玩,可能也基於自己對藥研也有一點情愫,他決定放著讓藥研自己想。

總之w我就是想寫壞壞的亂跟傻傻的藥研而已w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