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唐毒》梦醒,你犹在

#唐毒

#小婴儿文笔请多见谅(含奶嘴

带着私设ODO


「苗言,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曾经,唐尘这么问过他的堂客,本来是想听听那人温柔的情话,却不料爱人浅浅笑起,捧住了他的脸。

「你若死啦,我会保留好你的头,放在床边,让你日日夜夜看着我与他人欢好。」

当时他吓得抱住自家堂客,狠狠的疼爱上了三、四回。

事后苗言躺在他的怀中,微笑着给了他一个吻。

「你哪天若要死了,我肯定会救你的,我的医术这么好,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你不在的话,我会很难过,非常难过。」

「所以若我医不好,就替你死,好不好?」

他连忙说着不好,吻住了苗言想在说什么的唇,再来了一回。



「呼......呼......」

所以我不能死。

躲避著追兵的攻击,他摀著肩上严重的刀伤,等待着兄弟的到来。

只要撑到大哥跟唐醉来就好......

他摸了摸耳垂,那个爱人亲手给他戴上的银饰耳环,心中泛起一丝柔软。

我要回去,因为我不想让他伤心。

为了苗言,我不能死。


然而,老天总是不遂人愿。

他被发现了,还被包围住,就算他努力想突破重围,却因血流过多而失了力气,被人一剑穿心。

他的兄弟,唐矞跟唐醉赶到时,他倒在地上,正要被砍下头颅,兄弟两人马上出手攻击救人,配合无间的将敌人杀了个净。

唐矞着急的上前扶起唐尘,本悲痛的无法自己,却突然发现虽然唐尘胸口上有大量血迹,但是却只有已经收合的伤口,他也正平稳的呼吸着。

唐矞、唐醉两兄弟对看一眼,不明就理,但还是赶紧背起昏睡着的唐尘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们绕开追踪的人,回到唐家堡交了任务,终于到家时,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

而唐尘也在回到唐家堡时醒了过来,他自己也很惊讶自己居然还能活下来,看着胸前冒出的蝴蝶刺青,在自家兄弟询问下,他表示他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确被一剑穿心,早已做好死亡的準备,此时能重新睁开眼睛,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苗疆善用蛊,而且能让你不知不觉的喔。」

看着胸前的蝴蝶印记一会,突然想起自家爱人话语的唐尘脸色煞白,他曾听说过苗疆有种蛊......他慌张的不理兄弟们关心的话语,心急地朝着家里直奔。

回到家,也不管脸色不善的小弟上前想说些什么,兀自拨开他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床上躺着他的爱人,静静的、安稳的,像是熟睡。

如果忽略掉那床边爬满的蜘蛛、毒蛇,与那人胸前嫣红的血迹的话,他现在肯定会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给爱人一个唤醒对方的吻。

然现在他却双腿无力的滑坐在地。

他曾在酒馆听一老者说过,苗疆有种蛊,叫做凤凰情蛊。

凤凰涅槃,生生不息。

但人非圣兽,岂能涅槃重生?神秘的五毒教却有个能使人起死回生的蛊。

不过代价却是以命换命。

所以这个蛊,五毒教只会下在挚爱的人身上。

用尽生命也要护全爱人,世人皆惧五毒险,却不知其深情专一。

当时听众们皆啧啧称奇,有人说老者在胡说八道,怎么可能真有蛊能使人起死回生;有人讚叹著五毒的深情与神祕,并心生向往。

而他当时只是笑笑。他想,苗言虽与他情缘,却总是表现得淡淡然的,那样刚刚好、不烫不冷的温婉情爱,连情话都带着三分戏谑,他都不清楚苗言是否真的挚爱着他。

但他不介意,因为苗言在他身边,这样就够了。

他没有想到,看似并不深陷其中的苗言,居然如此深爱着他,至死不渝。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那人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像是极为幸福。

唐尘抱着头痛哭,一瞬间四周响起了各种虫鸣蛙叫,还有蛇的嘶嘶声,像是同他陷入悲痛的恸哭。



猛然睁开眼睛,他急促的喘著气。

眼前是自己家天花板,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药香,他慌张地忍著胸前的疼痛起身,看向床边──

「別乱动,好不容易给你包扎好的。」

苗言放下了手中的药罐,走了过来温柔地将他压回床上,然后被一双精壮的臂膀紧紧抱住。唉,胸前又出血了。

「言......言......这是真的吧?你在对吗?」

看着那将头深埋在他颈窝中的人,苗言无奈地坐在床边,轻轻地环抱住那颤抖著的身子。

「做恶梦了?」唐尘从被唐矞大哥救回来就不断呻吟著,胸前衣襟满满是血,差点没吓死他,据说是有个路过的万花谷大夫先给他做了点紧急处置,这才好将人带了回来。他花了大半个晚上,好不容易把人救回来,将这也哀了大半夜的人弄睡了安静一小会,怎么这么快就醒了还又闹了。

像是在对付闹脾气的小孩子,苗言一下下轻抚著唐尘的头,任他抱着,却突然发现肩头上有点湿润。

他不禁吃惊的停下手的动作,他的爱人一直都欢快而洒脱,傻呼呼的,就算委屈巴巴也没见他哭过。

到底是梦见了什么?

他正想询问,却被突然抽离怀抱的唐尘给吻住。

热烈而像是急于求证什么,这个吻带着急切与哀求,他微瞇著眼,轻捧著对方的脸回应著。

对于情事,终究是他更胜一筹。看着被他吻得头昏眼花的唐尘,那眼角还带着晶莹的一颗泪珠,苗言这也没了询问的心思,只是轻轻地抱住他,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

「尘,不怕。」

「我在这里。」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