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罪櫻

我的文章,大多為我的摯友所寫。
突然好想開車#

《黑白鬼使》魘 (下)

#鬼使黑白

#有前世梗、有虐、有死亡、有私設、HE

#ooc嚴重嚶嚶嚶

#小學生文筆QWQ


❦慎入慎入www以下正文wwwwwwwwwwwwwwwww



「……弟弟……白。」

 

月光投射下,被烏黑長髮蓋了大半臉孔的鬼使黑夢囈著,眉頭緊皺,眼角滑下一滴淚珠。

 

鬼使白眨眼看著已經夢囈大半個晚上的鬼使黑。從一開始的幸福微笑,中間突然激動的大喊著,像是要喘不過氣來,還搖都搖不醒,他正驚慌的想去找晴明大人幫忙,卻又看著那人慢慢停了下來,緊蹙眉頭,眼角蓄積著的淚水終於滑了下來。

 

這過程中,他不斷喊著弟弟、月白,彷若遇上了極大的幸福與痛苦,令鬼使白十分迷茫。

 

究竟,在我忘記的那些過往中,你經歷了些什麼?

 

伸手將人擁入懷中,他輕拍著鬼使黑的後背,像在安慰小孩似的。那是他們剛當上鬼使不久時,鬼使黑常常哄他入睡的方式。

 

在這樣溫柔的撫觸下,鬼使黑慢慢地安靜了下來,眼睛半夢半醒的睜開。

 

「……白?」

 

「恩。」鬼使白輕輕地回應一句,拍了拍他的腦袋。

 

烏黑的大腦袋埋進了懷中,還像大型犬似的蹭了蹭。鬼使白無奈的笑了笑,將溫柔的一吻印上對方的髮璇上,等到對方安靜下來了,才閉上眼慢慢陷入夢鄉。

 

好想知道,我遺忘了些什麼。

 

想知道你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鬼使白陷入夢鄉前如此想著。

 

埋在鬼使白懷中的鬼使黑等到抱著他的人熟睡了,才駕輕就熟的從那溫暖的懷抱中輕輕掙脫而出,反手將人抱了個滿懷。

 

「真好,你確實在。」

 

方才的夢境使他心有餘悸。確認了懷中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後,他才安下了心。

 

其實他被夢魘纏繞已經多年,只是平時常去找食夢貘幫忙,才很好的掩飾下來。但是最近因為幫晴明刷御魂實在太累了,一直沒有去找食夢貘,而夢魘又被壓抑了太久,才會反撲的如此嚴重。

 

替鬼使白整理了下遮到臉上去的長髮後,他將腦袋靠在鬼使白的髮頂上,感受著那人的存在,閉上眼重新睡去。

 

這次,兩人緊緊的抱住對方,一夜安眠。


评论

热度(25)